再谈两岸非通用词语

[日期:2013-12-18] 来源:宣传部 作者:周殿生  

                            

    由于政治和地理等原因,海峡两岸现代汉语形成了一部分词语不通用的现象,即只在本地区使用而不为对方所使用和理解的现象。这部分词语在两岸人民理解上的实际差异,远超出了一般的两地都使用但词义和用法有差异性的那些词,用差异性去解释根本就不通用的词语,似乎显得不足。对于这部分词语,我们定义为非通用词语。这些非通用词语既反映出了两岸文化差异,也影响了两岸交流的顺利进行。两岸非通用词语现象,既是历史发展的结果,也是当今开放了的两岸语言生活中遇到的现实问题,还是未来继续影响两岸民众交流的因素。在这些非通用词语中,有相当多反映和记录了两岸各自社会生活中出现的特殊文化现象、观念意识以及人们对词语所赋予的价值。两岸民众要想更加顺畅地使用现代汉语进行交流,不但要解决差异性词语问题,也要解决好非通用词语问题。在当今两岸关系向着和平方向发展的潮流中,有必要继续探讨如何正确对待非通用词语,并对非通用词语的现状和发展前景加以研究,以利于两岸民众的交流。

 

一、非通用词语是两岸关系隔绝历史的产物和客观存在

1.两岸现代汉语词典中的一些数据

    根据统计,两岸现代汉语常用词典中,仅为大陆所通用的条目就有1300多条,仅为台湾所通用的条目有1000条。多义项条目中有大陆特有义项条目的550条,有台湾特有义项条目的370条。非通用词语中的情形很复杂,笔者在2006年第4期《新疆大学学报》(汉文版)发表的《谈两岸非通用词语》一文中,曾就非通用词语的类型做了梳理,它们是:(1)语音、词形不可比较,意义难以对应;(2)语音、词形不同,词义所反映的内容为两岸共有并且可以找到等义词语对应;(3)语音和词形相同,但含义不完全相同,即同音同形不同义;(4)部分语音相同、部分词形相同,意义完全相同;(5)语音相同,意义相同,但词形有区别;(6)语音相同,词形因简繁体不同,意义相同。这些表现在语音、语义、字形方面的不同情况构成了两岸现代汉语中的非通用词语。非通用词语从其内容看,涉及政治、经济、制度、法律、选举、风俗、物产、观念等各个方面。

    2.在现实语言生活中的使用差异

    一般来说,两岸现实语言生活中使用的非通用词语,应该比词典里的更多。大陆普通话不断吸收外来新词,也不断吸收国内各地方言词语,词典编纂总是赶不上新词的创造速度。因此说,现实语言生活里的两岸非通用词语总是多于词典中所收录的。尽管如此,两岸没有因为有非通用词语的存在而导致交际受阻和交流困难。两岸民众在使用各自的现代汉语中,总是有办法化解非通用词语带来的表达和理解困难。伴随着当今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变

化,语言中的新词在不断出现,台湾的现代汉语和大陆的现代汉语一样,也处在非常活跃的时期。好在目前两岸民众的交流频度越来越大,媒体、影视、出版物对两岸的语言交流每天都在产生着相互影响的作用。即使两岸现代汉语沿着自己的发展轨迹在运行,即使每天都在产生着新词,两岸间的汉语交流依然在适应着这些变化,许多从前陌生的词语现在已经耳熟能详。相互借入并使用,这已经悄无声息地成为两岸现代汉语的常规现象。耳闻不如一见,2012年笔者去台湾,感受了一些非通用词语带给交际者的心理差异。打开电视看台湾的政治生态环境和选举文化,其中的一些非通用词语感觉比较多,也比较新鲜,有的词义甚至听

不懂。

    书记:普通话指党、团等各级组织中的主要负责人;台湾指从事记录、撰写公文的文员。

强人:普通话指强有力或坚强能干的人;台湾指强盗。

导师:普通话指大学和研究机构中指导人学习、进修、写论文的专家学者;台湾指班主任。

    外教:普通话指外籍教师;台湾则指外国传入的宗教。

    走资派:普通话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台湾则指和资方站在同一立场的工会领导人。

    工读生:普通话指有较轻违法犯罪行为,在劳教学校里边学习边改造的青少年学生;台湾则指“半工半读”的学生。

    台湾还有一些在保留汉语原词义前提下,又创造出新的比喻义的词语,例如:

    黑龙江:指受污染而变成黑色的河流。

    北大荒:指台湾北部的荒凉地区。

    牛郎:指男妓。

    黑猫:指漂亮而又会打扮的女性。

    银河系:指电影界。

    从上面的差异性可以看出,即使字词读音相同,意义也可能迥异。

    3.对非通用词语所应该持有的态度

第一,尊重。两岸现代汉语中的非通用词语问题,是客观现实,谁都无法改变。既然是无法改变的历史结果,最好的办法是相互尊重。对台湾民众来说,即使是对大陆“文革”时期出现过的词语,也应该抱着承认历史的态度去加以看待。同样,对于大陆人来说,台湾历史上出现过“日据时期”“二·二八起义”“白色恐怖政治统治”和“美丽岛事件”等,在那些历史时期出现过的词语,反映着那些时期的历史,平常心看待就是了。由于台海两岸在二战结束以后和1949年以后都经历了各自的政治事件,期间产生的词语反映着当时当地的历史,这些词语的非通用性很强。对此,除了彼此尊重各自不为对方所有的语词之外,没有他法。同样,由于非政治因素形成的非通用词语,反映着两岸民众日常生活中的物质文化、观念文化和制度文化以及心理价值文化,也同样应该彼此加以尊重,在尊重的基础上吸收或者不吸收。

第二,在使用中自然选择。在两岸当前使用“国语”和普通话进行交际的情况下,必然有一个对彼此的非通用词语选择使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普通话和“国语”都在自然地进行着选择。普通话的一些词语进入了“国语”,“国语”里的一些词语进入了普通话。尽管之前它们是非通用的。同样,差异性词语两岸民众彼此互用的情况更多。

    4.非通用词语不是绝对的

    通用和非通用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大陆和台湾处在开放的相互往来的状态,就存在着非通用词语向通用词语转化的可能。其实,所谓非通用词语,是指由于两岸长期不来往,语言生活环境长期隔绝而形成的只为台湾或大陆所使用,而不为对方所熟悉的词语。随着两岸民众各方面往来频度不断增加,非通用词语为两岸各方所接触和接受,有的非通用词语就会转化为通用词语。如两岸开放以前,台湾媒体常用的“管道”一词,在大陆看来就是指能承载和流动液体的外壳。两岸开放以后,大陆人才理解到台湾同胞所说的“管道”就是我们所说的“途径”,不仅有具体意义,还有抽象意义。“保全”一词在大陆的现代汉语里是指对机器设备的维护,而在台湾是“保安”的意思。大陆人说的“暴雨”在台湾叫“豪雨”,等等。

二、非通用词语向通用词语的转变

    1.非通用词语通用化的必然趋势

    两岸现代汉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频繁地接触和影响过,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都在深刻地相互影响着。虽然目前影响力还是很有限的,但两岸现代汉语的相互影响已经开始,再也不是过去那种隔绝和陌生。两岸现代汉语的相互接触和影响主要是由以下几个因素构成的:

    (1)同族同宗同文化同血脉

    无论相隔多远,无论价值观差异多大,两岸民众都属于中华民族。台湾经历了荷据时期、郑氏统治时期、清王朝统治时期、日据时期和国民党退据台湾统治时期。历史和时间已经把各民族融合在了一起,成为许多人未必说得清自己祖上是什么民族或族群的一个整体。“台湾的人口组成,主要是由四大族群所组成的,它们是:原住民、鹤佬人(河洛人)、客家人与外省人,而其四种人的比例,因为通婚的关系,所以越来越模糊了”。“台湾也是个多民族地区,主要有汉族、蒙古族、回族、苗族、高山族等民族。其中97%以上是汉族。汉族人口中,以闽南人和客家人为两大分支。闽南人原籍以福建泉州和漳州人最多,客家人原籍以广东的梅州和潮州人最多”。而在大陆,客家人和潮州人在东南沿海和香港有广泛的分布和众多的人口。两岸的同族同宗同文化同血脉,不但使台湾内部有认同感,而且也使台湾同胞和大陆东南沿海地区的人们血脉相连。在这个意义上,两岸现代汉语的相互趋近有血缘和文化的客观基础。

    (2)世界语言文化生态环境中的两岸语言文化交流

处在世界语言生态环境中的两岸语言文化,天然有着共通性,在其他文化看来,几乎是无差别的。当今世界,即使是语言系属完全不同的民族之间交流都不算什么,更何况同一族群内部的语言交流。两岸的现代汉语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只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才产生了隔阂。这种隔阂和陌生感在两岸语言生态文化环境中,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而逐渐消失。       

(3)两岸政治经济关系对两岸现代汉语产生的影响

    两岸当前经济文化的发展,使得两岸关系的依赖程度增加,这有利于两岸不断靠近。两岸的靠近必然会使民众之间的交流变得日益频繁,两岸之间建立起来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促使语言交流发展,而语言在交流中有一个趋同性原则。

    (4)非通用词语通用化对两岸关系的长期利好

    实现“三通”以后,两岸间的经济贸易和旅游业迅速发展。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开办以来,和平对话、发展经济和文化交流成为两岸关系的主基调。越来越多的两岸交流有必要互相学习和了解彼此的非通用词语。非通用词语转化为通用词语对两岸都是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2.两岸的语言接触途径

    (1)新闻媒体传播

    去台湾旅行的大陆客人,每天都会从媒体中看到或听到一些与大陆不同的台湾现代汉语词语,这些词语的发音、词形以及意义,对用惯了普通话的大陆民众来说,心理上有一种新鲜感。即使是台湾同胞说着“国语”,也还是有一些不理解的词语。最常听到的一个词“和”,大陆读hé,台湾读作hdn。即使不去台湾,不少大陆人从CCTV4看到访谈台湾学者的节目,其中一些在台湾独有的词语也让人耳目一新。同样,台湾民众在观看大陆的影视剧和新闻中,也有相同的感觉。久之,两岸民众从媒体获得的非通用词语正在变得通用化。

    (2)文化娱乐活动

娱乐节目是大多数年轻人喜好的节目。不少大陆青年通过观赏台湾的影视剧和台湾配音的韩国影视剧熟悉了台湾同胞说话的腔调,更耳濡日染了一些非通用词语。通俗文化互相间的影响是巨大的:由于两岸同文同种,通俗文化的交流受到政治因素及意识形态干扰的情况较少。台湾的流行歌手、通俗小说及电视剧受到大陆民众的广泛支持与喜爱,在早期对峙形势严峻之时,邓丽君的甜美嗓音即风靡大陆,随后诸如蔡琴、张惠妹、周杰伦也受到欢迎。台湾的闽南语歌曲在大陆也有很大市场,《爱拼才会赢》曾在大陆大卖,2005年福建省媒体选出十大闽南语歌曲,十首都来自台湾。大陆改革开放后摆脱教条形式的历史戏剧作品在台湾民间也颇受注意,诸如《宰相刘罗锅》、《走向共和》(又称《满清末代王朝》)、《雍正王朝》等均让台湾地区民众刮目相看。文化交流促使两岸开始彼此熟悉普通话和“国语”。

(3)出版物发行

出版物的相互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两岸出版物的交流,使读者在阅读欣赏两岸文学读物的同时,也读懂了不少特有的词语。虽然这些词语看上去生生的,但在阅读中根据前后文大都能猜出来,除了极个别的字词不好理解外,一般不会形成困难。

(4)两岸各种交流

大陆民众到台湾旅游观光、探亲访友、经商贸易、访学求学已经成为常态,两岸经济交流、文化交流、新闻交流、政党交流、科技教育交流、医疗卫生交流、民间团体交流、民俗宗教交流、旅游交流等已经全方位展开。在这种情势下,两岸非通用词语朝着通用词语转化是一种必然趋势。

3.非通用词语在通用化转变过程中的发展可能

(1)长期保留

非通用词语在未来的两岸关系发展中,不会因为交流需要而全部互相进入对方的现代汉语体系中,一些明显带有政治文化、地域文化、历史文化、民俗文化、选举文化特点的词语,即使已经进入各自的常用词中,依然会继续在两岸各自的语言体系中长期保留下去。这既是语言自身规律使然,也是相互尊重的需要。

(2)相互进入

随着交流频度的增加,两岸非通用词语的相互介入是必然的。就如同两种语言之间接触久了以后会互相借入一样。两岸关系开放以来,大陆吸收了不少的台湾现代汉语词语,台湾也吸收了不少大陆的现代汉语词语。虽然带着各自的色彩,但都是现代汉语词语。这些词语融人到彼此的现代汉语体系中,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3)按需选用

两岸现代汉语中的非通用词语,有一些必然会被双方相互接受。之所以被接受是语言表达的需要。某个场景下,使用非通用词语更传神、更准确,这就有了使用的需要。两岸语言交际生活的需要,决定了非通用词语中的一部分将逐渐地被固化在普通话里或者“国语”里,人们会按照需要选择使用和表达。

 

三、两岸现代汉语非通用词语的学术意义和通用化措施

1.学术意义

(1)语言学意义

长期隔绝以后的互相开放,由“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到乡里乡亲彼此勤快走动,其间经历着艰辛苦难的心路,也体现出两岸和平发展的趋势。两岸现代汉语非通用词语的产生,有着深刻复杂的政治历史背景和地域文化环境原因,两岸非通用词语的通用化同样也有着复杂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因素。非通用词语作为现代汉语的特殊现象,从社会语言学、词汇学、文化语言学等来着文化学的特殊意义。

(3)社会学意义

两岸民众的交往,与其说是个人之间的交往,不如说是带有不同政治文化背景的社会之间的交往。虽然是同一个民族,但背后的社会文化各异,交际内容和交际用语有别于同一社会背景下个人的社会交往。非通用词语产生于不同的社会背景,不同社会背景的人们使用非通用词语交往有一定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非通用词语的通用化,有助于两岸民众所使用的共同符号的互动,处理好个人与社会、社会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有助于两岸的社会管理。

(4)政治学意义

语言态度和语言认同,是族群认同的重要因素。非通用词语的扩大化,只能增加语言态度和语言认同的消极意义。语言态度和语言认同的消极因素增加,不利于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消除非通用词语的交际障碍,既有利于各方面的交流交往,也有利于彼此间的语言态度和语言认同。

2.非通用词语的通用化措施

(1)编写漫画形式的两岸非通用词语手册,供海峡两岸民众交往使用。

(2)两岸媒体使用为本地所不通用的词语时,加注词义说明。

(3)两岸语文课对两岸非通用词语做一些必要的介绍。

 

四、关于非通用词语和差异性词语的概念辨析

两岸非通用词语指的是台海两岸多年来由于政治经济文化地缘等各种因素作用所导致的两岸互不通用的现代汉语词语。非通J"性是原因,词义迥异是结果;两岸差异性词语指的是两岸虽然都在使用,但在意义和用法上产生或大或小差异的词语,地域和社会环境是原因,词义差异是结果。二者既有区别也有联系。非通用性词语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转化为差异性词语,但差异性词语在目前情况下不会转化为非通用性词语。随着两岸关系的进一步缓和发展,非通用性词语将会越来越少。

1945年结束殖民统治以来,特别是1949年到现在,台湾的现代汉语在“国语”的基础上,沿着自己的“语言轨道”发展,大陆的现代汉语也从新中国开始在普通话轨迹上发展。两岸的现代汉语普通话普及率不同,但两岸的基本词汇没有形成较大的差异,有较大变化的是与日常社会生活密切相关的常用词。这些常用词中,有的在意义上发生了大小、宽窄、褒贬、深浅的差异性变化,有的在使用上发生了适合两岸各自习惯的差异变化,还有的是根据各自社会生活和语言生活产生了为对方所没有的新词。新闻媒体虽然是两岸词语在过去多少年里能够保持沟通的重要渠道,但毕竟不可能将全部的词语进行传导,因此形成了两岸现代汉语在交流上的死角。这为非通用词语的产生和发展形成了条们:。即使两岸开放以后,民众的接触和交际也依然有限,非通用词语已经在各目的语言环境中固化,形成了各自环境中的词义习惯和使用习惯,不可能很快被对方所接受,而差异性的词语,会随着两岸民众往来频度的增加而变得容易理解。

 

 注:本文发表在语文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两岸四地现代汉语对比研究新收获》一书。

新ICP备10002579   Copyright © 新疆民革 Ver 3.0  2007~2014
网站建设|网页设计|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友好南路22号民主党派大厦10楼 联系电话:0991-4522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