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平世间坎坷路 一路走来太从容

[日期:2016-4-27] 来源: 作者:涂志凌  

——追忆抗战老兵江硕朋

     

    2016年4月14日,一个平常的下午,我在办公桌前看《新疆民革》内刊的清样,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接起电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是江蓉,我爸爸今天早上去逝了。”那一瞬间,我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几天前已从江蓉那里得知江老在医院抢救的消息,但还是不能相信老人家走得这样快。我将电话交给单位组织部的同志,心理有种说不出的怅惘。我在电脑中找出去年9月跟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和民革新疆区委会领导为江老送去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时所拍摄的照片,那时97岁的江老精神攫烁,谈笑风声,如今这样一位传奇老人音容笑貌尤在眼前,人却已经走了。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这个消息,许多民革党员和同仁留言,对江老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我想江老会永远活在大家心里,他坎坷传奇的一生,笑对人生的精神也会影响着我们如何走过各自的人生。
    初识江老,大约是在10年前,我刚来到民革新疆区委会宣传部工作不久,我的QQ和电子邮箱经常会收到一些作者给《新疆民革》刊物的投稿,有一天,我在QQ对话栏收到几首诗,作者简介是88岁抗战老兵江硕朋。这并没有引起我对江老的注意,我想也许这些文字是他的孩子帮忙转发的,直到我接到江老打来的电话,他诚恳又谦逊得问:“您是新疆民革的编辑吗?我叫江硕朋,我给您发了几首最近写的诗,我耳朵听不见,您需要联系我可以在QQ上给我留言。”言谈中,江老一直使用敬语,让我这个晚辈小编顿时受宠若惊。惊讶之余,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家,竟然会熟练的使用电脑,打字,发邮件,使用聊天工具,完全和年轻人一样,这也让我一下记住了江硕朋这个名字。

    此后,每年我都会收到江老发过来的诗词和文章,有一次收到一个链接,是他上传到某网站拉小提琴的视频片段,虽然琴声不够悠扬,但是他深情淘醉拉琴的身姿足已动人。渐渐地,我开始对江老有了更多了解,听闻江老17岁就进入华西大学外语专业学习,后投笔从戎考入黄埔,曾任国民党军政部直属重迫击炮第四团少校团副,抗日战争中亲历鄂西会战,之后又考取美国装甲兵学校赴美留学。偶然间,我在本地报纸上还意外读到江老夫妇一见钟情,风雨相伴70余载的爱情故事。

    江老这样跌荡起伏的一生,在我看来完全是一个传奇,直到2014年我终于将这些传说中的碎片真实的串联起来,这要感谢民革中央开展的抢救性采集民革前辈史料工作。我非常有幸参与了这项工作。在采访拍摄工作的现场,江老体态清癯、目光炯炯,一头银发梳理得十分齐整,着一件藏蓝色格子衬衫,外搭浅灰色开衫毛衣,整个人显得既优雅又精神。客厅鹅黄色的落地窗帘遮挡住清晨直射的阳光,茶几上一束盛放的香水百合散发出阵阵幽香。在化妆师为江老造型之际,江老的女儿江蓉带我们参观了江老夫妇年轻时的照片,时光流转,昔日雄姿英发的青春少年转眼已成为年近期颐的白发老人,穿越那些尘封的黑白照片,我们纷纷赞叹当时的江老夫妇是典型的郎才女貌,看着这对湘濡以沫73载的恩爱夫妻,真是另人羡慕。

    灯光、摄像、音响就位,采访拍摄工作开始。江老思维清晰,言语流畅,讲到1942年被调到军政部直属重迫击炮第四团任少校团副期间在前线抗日杀敌的经历,老人慷慨激昂,战火硝烟历历在目,说到鄂西大捷,老人几乎激动的从坐椅上站起来。1943年5月1日,日军指挥官横山勇为了减轻印缅战争受到的压力,急于攻占重庆,日寇集中了6个半师团、十余万兵力投入战斗,鄂西会战打响。

    “在会战中,重迫击炮第四团在王家山和黑狮子堡的战斗,是由我参与指挥的,我们布置好了多门150mm口径的重炮,严阵以待。当我们看见被困的大批日军窜入火力范围时,就按既定计划,实施炮击。在战斗中,迫击炮山地作战的优势大显神威,闪电式的向日军发射炮弹几千发,仅仅两天时间就打死日军约数百人,我亲手杀死日寇的梦想终于成真。”江老回忆说。

    一上午的拍摄时间在老人的讲述中很快过去,在拍摄生活场景和花絮的时候,我在江老的电脑桌上看见了一本书页已泛黄的牛津英汉词典,晚年的江老教书育人,著书译作,用英文翻译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概况》等3本著作,被《中国科技翻译家词典》收编为当代科技翻译家,并长期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史研究馆馆员,新疆外文翻译协会常务理事等职。正如江老所说,“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共产党的光辉、黄埔军的情结,振奋并将永远充实我的‘风烛残年’,以‘老牛不怨夕阳短,化作春蚕吐丝长’为座右铭,只要生命不息必奋斗不止!”

    2015年,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江老撰写了《黄埔14期老兵江硕朋亲身纪历的鄂西会战》一文,并投稿至刊物电子邮箱,跟随江老的文字,昔日的战火硝烟跃然纸面,这篇文章也被《新疆民革》刊物和网站登载。

    9月,中共新疆区委统战部和民革新疆区委会领导亲切看望慰问了抗战老兵、民革党员江硕朋,为江老送去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和慰问金。那一刻江老激动的说,“祖国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兵,参加抗日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

    今年春节后,我收到一首江老发过来的小诗——《老兵迎春》,像往常一样我将诗文编辑到今年第一期《新疆民革》刊物的“诗文选登”栏目中,却不曾想到,这竟是他发给我的最后一首。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拉拉杂杂写了这许多,算是我与江老交往这十年的些许纪念。其实,我更要感恩的是江老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一个人应该怎样面对人生的顺境和逆境,怎样永葆一颗青春不老的心,江老的一生已经给出了最好的诠释和注解。文至最后,我只想将这样一句话送给江老,踏平世间坎坷路,一路走来太从容。愿江老在天堂一切安好!

 

江硕朋(1918—2016)男,汉族,四川成都人。1937年于成都华西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毕业。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军校,被编入第十四期二总队炮兵队。1942年任军政部直属重迫击炮第四团少校团副,负责训练士兵和制定作战计划。1943年投身鄂西会战。1946年至1947年在美国装甲兵学校留学。1947年底回国,任国防部第三厅参谋、一处一科科长。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任兵团工一师师范学校英语教师,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政协委员。1983年11月加入民革。1990年任自治区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1982年至2002年,先后受聘于新疆师范大学、新疆医科大学等单位,教授英语,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概况》共30万字译成英文,向世界展示了新疆的社会发展和建设成果。2015年获得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2016年4月14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医院逝世,享年98岁。

 

新ICP备10002579   Copyright © 新疆民革 Ver 3.0  2007~2014
网站建设|网页设计|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友好南路22号民主党派大厦10楼 联系电话:0991-4522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