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民党高级将领谈中国远征军

[日期:2009-4-22] 来源:《团结报》 作者:  

    1941年底,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继而进攻东南亚各国。翌年5月,日军占领缅甸,企图切断中国唯一的国际交通大动脉,胁迫印度脱离英国,进而与德军在中东会师。为此,中、美、英三国决定反攻缅甸,商定发动缅北、滇西作战。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所描述的就是这场战争中的一个局部战场,展示了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团以及他们的团长在战争期间的经历和表现。

    本文作者朱冬生先生参加了《星火燎原》丛书、徐向前元帅《历史的回顾》、江泽民《国防与军队建设论述选编》等重要图书的编辑工作,历任总政历史资料丛书编委会办公室副主任、解放军出版社社长,《解放军生活》杂志创办人。上世纪80年代,曾采访过多位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其中,郑洞国将军是作者拜访原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谈话最多的一位。关于奇袭密支那之战的访谈,让作者记忆犹深。日前,朱冬生先生投送本报专稿,记述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的作战,深情缅怀抗日将士们的历史业绩。现予以编发,以飨读者。

 

                        

    我对这场战争的认识,是20多年前从原国民党高级将领那里领教到的。我刚调到星火燎原编辑部不久,就结识了著名作家黄济人。我们能成为朋友,倒不是年龄相仿,更多的原因是我们研究的领域相同,探讨的是同一个战场相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是我关注的是共产党、人民解放军,他关注的是国民党、国民党军。

与原国民党高级将领们的因缘际会

    为写作《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黄济人采访过许多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并多次采访过中国远征军的主要将领并曾指挥过缅北、滇西作战的郑洞国中将和宋希濂中将等。20多年前,我陪着黄济人拜访了王陵基上将、黄维中将、文强中将、沈醉中将等原国民党高级将领,目的各不相同,但决不存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斗转星移的好奇,而更感兴趣的是这一批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军人对战场得失的回顾和犀利尖锐的战争场景的分析。他们经历过新旧两个政权,经历过战场的生死考验。此时他们的人生,差不多都已到了“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的境界,谈吐直率豪爽。他们所谈的一切,全部出自于一个职业军人对战争的职业判断。我听他们讲过辽沈、淮海和平津战役,也听他们讲过江西“剿共”、围攻鄂豫皖苏区。讲得更多的是武汉会战、台儿庄大捷、昆仑关抗战他们在抗日战场上的辉煌战绩,包括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抗战的光荣历史。他们讲过很多有关30年后这部电视剧所涉及到的郑洞国将军曾指挥过的这场战争以及参与这场战争的他们的团长他们的团。

郑洞国将军谈奇袭密支那之战

    郑洞国将军是我拜访原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谈话最多的一位。这是令人敬仰的一位智者和长者,他的谈话全无私情,一切都以国家、民族大义为己任。与他的见面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也实属偶然。郑洞国将军和徐帅同为黄埔军校一期生,其时徐帅兼任黄埔同学会会长,郑洞国将军为副会长。我不知道他们的私交如何,但我知道郑洞国将军对他的这位老同学十分尊敬。19835月徐向前元帅回忆录《历史的回顾》出版,我作为该书的责任编辑,郑将军派人找我要了几本,过后不久郑将军又亲自打电话给我,对该书的出版予以很高的评价,并约见我几次,专谈阅读此书的感受。期间我也几次请郑将军谈了中国远征军抗战的情况,谈得最为深入的一次,是19854月全国政协会议闭幕后第二天上午在全国政协礼堂二楼一个会客室里的长谈。中国远征军缅北、滇西作战,大小战役战斗不可胜数,过程非常复杂不可尽述,他谈得最多的是奇袭密支那之战。

    位于喜马拉雅山南端的密支那,既是曼(曼德勒)密(密支那)铁路的终点,也是缅北的政治、经济、交通中心。当时中国对外惟一通道“驼峰”航线及正在修筑中的中印公路都取道于此。因此,密支那便成了敌我双方争夺的要点,也成了双方高层关注的焦点。美国罗斯福总统完全支持中国政府和盟军方面对密支那采取军事行动。而日本首相东条英机则亲自下令,将切断中印公路作为驻缅日军的首要任务,为此日军在密支那这一弹丸之地集结了三千兵力,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并在城北城西建了两个机场,以保证对守城部队的空中支援。

    19445月上旬,中国远征军盟军司令长官史迪威将军召集中美众将传达罗斯福总统“进击密支那”的电令会,郑重其事地委托中方最高军事指挥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新1军军长郑洞国将军制定进攻密支那的作战方案。

    当晚,在前线指挥部的帐篷里,郑洞国与参谋长舒适存一道悉心研究着进攻密支那的作战方案。在保定、徐州、台儿庄、昆仑关和鄂西会战中与日军几经交手的郑洞国,深知密支那之战不宜强攻,只宜侧翼奇袭,将目标锁定在城西机场。这个小型机场只有百余人防守,如果我方派一支小部队偷偷穿越库芒山,迅速占领西机场,然后以西机场为基地,配合外围发起总攻。看到郑洞国这份近似“暗渡陈仓”的奇袭密支那作战方案后,史迪威兴奋不已,不仅当即在作战方案报告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为此战取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威尼斯商人。

    由中国远征军新30师第88团、50师第150团以及美军5307部队组成的中美混合突击队,分成KHM三个纵队,在美军突击队队长梅利尔准将指挥下,从孟关集结南下,长途奔袭密支那。为了不让敌军发现,突击队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密林中行动。

    5月17上午10时,中美混合突击队H纵队在空中火力支援下,向密支那西机场发动突袭。H纵队行动秘密迅速,第150团以两个营兵力从两翼夹攻,直逼机场,敌军仓皇抵抗。这场战斗共用了一百多分钟,时至中午,H纵队便完全占领了机场。

    奇袭成功,蒋介石立即来电予以祝贺。英国首相丘吉尔也从密支那西机场奇袭成功中看到了缅北反攻作战胜利的希望,立即让蒙巴顿将军向中国远征军指挥部发了一道嘉奖令:“你们取得了非常杰出的成就,将是载入史册的一个功绩。”

新ICP备10002579   Copyright © 新疆民革 Ver 3.0  2007~2014
网站建设|网页设计|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友好南路22号民主党派大厦10楼 联系电话:0991-4522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