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济深:从创立民革到参加新中国筹建

[日期:2009-5-27] 来源:《团结》杂志 作者:  

1949101日下午,金秋的北京,风和日丽,碧空万里。3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向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在毛泽东身边,站着一位留着短须、面容坚毅、双目炯炯有神的长者。他,就是刚刚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李济深。

  民革主席李济深与中共及其他党派领导人一同出席开国大典,宣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正式建立。在新中国建立过程中,李济深及其领导下的民革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创立民革,与国民党反动派公开决裂

  

  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爱国民主人士李济深早年投笔从戎,服膺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反对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的斗争,先后任粤军第一师师长、黄埔军校副校长、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广东省政府主席等要职。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李济深反对国民党政府采取的不抵抗政策,联络国民党内部爱国民主力量,发起福建事变,与红军达成《反日反蒋初步协定》。后又在香港创建中华民族革命同盟,积极从事抗日反蒋活动。七七事变爆发后,他主动向蒋介石请缨抗战,任军事委员会战地党政委员会副主任、桂林办公厅主任。尽管一生饱受劫难——无故被囚,横遭免职,几次遇刺,屡被开除国民党党籍,但李济深的爱国之志终不稍衰。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顽固分子蓄意挑起内战,李济深多方奔走,极力劝阻,但毫无效果。为了摆脱蒋介石的控制,组织国民党内民主力量公开反蒋,李济深离开上海到达香港。

  到香港后,李济深发表了《对时局意见》,指出造成内战惨剧的根源,“就是违背孙总理遗教的中国反动派”,而蒋介石作为“反动派的领袖”“应负主要责任”。

  李济深的作为,令蒋介石大为恼火,他以国民党中央的名义,宣布开除李济深的国民党党籍。李济深对此早有准备。他彻底抛弃了劝蒋停止内战的幻想,全身心地投入到推翻蒋介石的统治、建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斗争中。

  李济深抵港后,即着手创建一个有较大影响的国民党民主派组织,以便更好地从内部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194754日,李济深邀请何香凝、蔡廷锴等人在他的寓所聚会,商讨酝酿已久的建立国民党民主派革命组织问题。会上决定,由李济深、何香凝联名写信给上海的“民联”(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负责人谭平山、柳亚子、郭春涛、陈铭枢,邀请来港共商大计。为防止特务搜查,信写在一块巴掌大的绸巾上,缝在衣服衬里。谭平山、柳亚子、陈铭枢等人陆续在10月份抵港。

  各项准备工作就绪之后,194811日,民革正式成立,它在“成立宣言”和“行动纲领”中明确提出,要推翻蒋介石卖国独裁政权,成立联合政府。大会选举李济深、何香凝、冯玉祥等16人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尽管李济深一再推辞,但由于他在国民党民主派中的威望,被推举为主席。

  民革的成立,标志着国民党内各派爱国民主力量的大联合,也标志着国民党民主派与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公开决裂,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和欢迎。它一成立,就和中共及各民主党派一道,为推翻蒋介石反动统治作了许多工作。李济深作为主要发起人、创始人和领导人,在民革创立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民革成立以后,李济深发动了一系列旨在分化瓦解国民党、推翻独裁统治的活动。194836日,李济深发表《巩固统一战线,粉碎和平阴谋》一文,重申“(国民党员)不断举行光荣起义,参加到民主统一战线中来,为粉碎美蒋政治阴谋,为彻底推翻蒋××的反动统治而斗争!9月,李济深发表《反抗凶残的掠夺》一文,揭露蒋介石独裁政府企图借发行金圆券榨取人民血汗的罪行,号召人民坚决起来斗争。11月,在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国民党军队一败涂地。为了配合中共的军事进攻,李济深公开发表谈话,号召国民党军政人员效法吴化文等起义将领,为中华民族和民主革命立功。

  为了维护国家主权,李济深不断揭露美蒋的反动罪行,帮助人民看清国民党反动派坚持独裁专制和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的真面目。19481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马歇尔向国会提出援华借款案,准备继续援助蒋介石独裁政府。李济深在冯玉祥配合下,致书美国《纽约时报》主笔,反对美国援蒋。1022日,李济深联合在港的八个民主党派,为美帝侵华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控诉书》,揭露了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国政府援助蒋介石打内战和侵略中国的事实,要求联合国促成美国政府立即撤退在华美军,停止援助蒋政府,并废除一切中美不平等条约。

  

  领导军事策反,配合解放战争

  

  为了早日结束战争、减少人民痛苦,争取国民党内部实力派,使他们主动投身到革命阵营中来,成为当务之急。李济深利用自己在国民党军政界的声望(曾有“全国陆军皆后学,粤中名将尽门生”的说法),通过各种关系,积极策动国民党军政人员反蒋。

  194814日,在民革第二次中央执监委全体会议上,成立了军事小组,李济深兼任组长。李济深认为,策反工作是民革特殊作用之所在。特别是当时国民党内部分崩离析,国民党内的反蒋情绪和反蒋运动,随着时局的进展而日益升温。此时此刻,民革更应努力争取从国民党分化出来的军政人员,让他们转而为人民服务。

  李济深是广西人,桂系的很多上层人士,都是在他的支持下起家的。民革成立不久,李济深即去函劝告李宗仁、白崇禧等人,指出当机立断与美蒋决裂,向人民靠拢,才是唯一出路。李济深在给其旧部黄旭初的信中写道:“解放军仁者无敌,得民者昌,大势如此,抗拒无益,只能生灵涂炭,不如从中起义,桂省可不抗而定,既能立功,又可免战祸,地方亦不至糜烂。”

  1948年底,就在李济深要离开香港北上前几天,还请黄启汉转交他写给白崇禧的亲笔信(写在白绸条上),原文说:“革命进展至此,似不应再有所徘徊观望之余地……望站在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立场,依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反独裁、反戡乱主张,赞成开新政治协商会议,组织联合政府,立即行动,号召全国化干戈为玉帛,其功不在先哲蔡松坡之下也。”

  白崇禧却另有打算,只希望就地停战,国共划江分治,便托黄启汉带回复信,还派黄绍带了巨款到港活动,但李已经北上解放区了。如果当时李济深没有去解放区,坚持和李、白等人联系,是有可能说服他们放弃“划江而治”的美梦,停止内战,结束与人民为敌的立场的。

  李济深还派人在国外积极开展军事策反活动,并给国民党实力派人物傅作义、阎锡山、程潜等写亲笔信件,派人设法转交,要求他们相机举行起义,或暂时保存实力,不再为蒋介石卖命。除了亲笔信外,李济深还采取其他接触方式,进行策反。

  李济深将军事策反作为重点工作来抓,也有人表示异议。他们认为,民革的重要工作是与共产党合作,召开新政协,组织民主联合政府,“策反工作固然重要,可责成军事小组的同志去做,不必事必躬亲,分散精力”。李济深不同意这种观点:“民革不在策反方面做出成绩,将何以交待新政协?何以交待联合政府?”“我们应该去尽力瓦解蒋介石的军队,来配合中共的军事进攻。”所以,尽管中共一再邀请李济深北上,但他以“瓦解蒋军工作为重”,在“国民党将领纷纷与他联系之际”,“期待有所作为”,直拖到1948年底才成行。

  解放战争时期,各民主党派都比较重视策动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其中成绩最显著者当推民革,这与李济深的高度重视和身体力行是分不开的。

  除策反工作外,李济深还派人在四川、西康、云南、贵州、广东、广西、福建、浙江等国民党统治区组织反蒋武装,积极开展游击战争,动摇国民党后方的反动统治,配合人民解放战争。特别是王葆真策划的“京沪暴动”,尽管遭到了破坏,但对国民党上层震动极大。

  

  响应中共“五一口号”,参加新中国筹建

  

  1948430日,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顺利发展,中共发布了“五一口号”。其中,第五项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同时,毛泽东还致信李济深、沈钧儒,也提出加强中共和各民主党派及人民团体的合作、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等问题。中共的号召立即得到李济深的响应和拥护。52日,李济深、沈钧儒与在香港的各民主党派的代表热烈讨论了“五一”口号,一致表示拥护,认为召开新政协会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是我国“政治上的必经的途径”,“民主人士自应起来响应”。55日,李济深又代表民革和其他民主党派领导人共同署名通电全国并致电毛泽东,说“五一号召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

  当时的政界,走“第三条道路”的呼声一度很高。19486月,宋子文亲自到香港,电话约李面谈,希望与李合作,疏通张发奎、余汉谋、薛岳、龙云以及原十九路军旧部和桂系地方势力,在广东另组政府,重举孙中山旗帜,推翻蒋介石,由广东政府直接与中共谈判。1948年秋,美国政府派遣曾任国民党招商局局长的蔡增基专程来港充当说客,想说动李济深出面组织一个新政府,由美国给予支持,以代替蒋介石政府。后来,美国总统还派一个记者身份的人找李济深,再次提议成立“第三政府”。李济深都坚决予以拒绝。

  尽管李济深在香港的活动成效显著,但由于筹备新政协的工作正紧锣密鼓进行,李济深名列中共邀请名单的首位,中共希望其能够尽快北上,从而影响和带动更多的民主人士奔赴解放区。为此,中共一再真诚相邀。1030日,中共中央电示香港分局:“请尽快邀请民革(李济深能来最好)”;115日,又电示香港分局,如李济深“有北上意,望即电告,以便再由毛主席去电相邀,以促其行”。最后,中共通过何香凝做通了李济深的工作。1226日,李济深与柳亚子等民主人士乘苏联货轮北上,这一消息传到西柏坡,成为了当天对毛泽东55岁生日的最好祝贺。

  1949年元旦,李济深和大家在船上一起庆祝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他的心情非常激动。应茅盾所请,李济深即兴作诗一首:

  同舟共济,一心一意,为了一件大事!一件为着参与共同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康乐的新中国的大事!

  同舟共济,恭喜恭喜,一心一意,来做一件大事。前进!前进!努力!努力!

  李济深说出了各民主党派的心声:同舟共济,一心一意,共同建立新中国。

  同一天的香港《华商报》也发表了李济深在离港前写好的题为《团结建国》的元旦献词。在献词中,李济深以喜悦的心情欢呼:“人民革命已获得决定性的胜利”,一切民主阵线的朋友、爱国的人士,“都应准备其知识能力”,“为建立一个民族独立、民主自由、民生幸福的新中国而奋斗”。这篇文章是李济深对国家美好前途的设想,起到了安定民心、鼓舞人民与反动派决裂并为创建新中国而奋斗的积极作用。

  1949122日,李济深、沈钧儒等55名到达解放区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联合发表了《我们对于时局的意见》。23日,李济深致电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表示愿以自己的一切言论和行动密切配合中共的政策和主张。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民革和其他民主党派一道,通过长时间的协商、筹备,终于迎来了新政协筹备会和全体会议的召开。615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开幕。在开幕式上,李济深代表民革发表讲话。他说:“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是建设一个符合人民愿望的新中国的开始,我们是以非常的欢欣鼓舞的心情来参加的。”会议推举李济深等4人为新政协筹备会常委会副主任。按照分工,李济深参加了拟定新政协参加单位及代表名额的工作。

  9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中南海隆重开幕。大会第三天进行全体会议,议程为大会发言。李济深代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一个在会上发言。李济深指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显示着中国人民空前的大团结”,也“显示着人民的新中国的光辉灿烂的前程”。

  1949930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毛泽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李济深与朱德、宋庆龄等6人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01日,李济深作为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亲眼目睹了新中国的诞生。从此,李济深的政治生涯翻开了新的篇章。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为了革命救国,我在前进的道路上,迂曲地走了几十年,最后才认识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真理”。这是李济深发自肺腑之言,也是对他一生的深刻总结。

 

新ICP备10002579   Copyright © 新疆民革 Ver 3.0  2007~2014
网站建设|网页设计|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友好南路22号民主党派大厦10楼 联系电话:0991-4522635